記者萬凌 通訊員鄭加儉
  27日,3年12次義務獻血、福利院里長大的“熱血孤兒”何進剛剛與孿生兄弟相認,來不及收拾行囊,就在家人的期盼下首次返回老家漢川。當天下午,楊林溝鎮西灣村二組的李登山(即本報28日相關報道中的李敦山)家張燈結彩,門外鑼鼓震天,門楣上的大紅橫幅“熱烈歡迎李進返回家鄉”也傳遞出喜慶氣氛。鄉親們簇擁著何進踏進家門。當他與失散21年的父親相見的那一刻,兩人都愣了一下,然後大步向前緊緊地擁抱在一起,泣不成聲。
  昨天上午,記者驅車來到何進家中,周遭的一切都恢復如常,但家庭團圓的喜氣洋溢在每位知情人的臉上。記者拿出當天的武漢晚報,眾人圍著何進、李爭兄弟倆端詳他們的大幅照片,紛紛說:“感謝武漢晚報幫我們村找回了進進!”
  父親21年前的內心獨白
  讓兒子感動釋懷
  “謝謝你們,讓我們家團聚了。”何進的生父李登山是一位再普通不過的農民,開心的笑容讓他臉上的溝壑愈加明顯。
  談及往事,他多次哽咽得扭過頭去,需要一旁的大女兒李英憑回憶補充細節。但就是這樣一位只有小學文化程度的父親,卻給兒子寫過一封感人至深的獨白信,講述21年前父子離別時他的痛苦、無奈和矛盾掙扎。
  李登山說,進進是個苦命的孩子,不到1歲就意外患上小兒麻痹症,導致右腿無法站立,半年後他媽媽王常嬌又被查出患有多發性腦腫瘤,不久便去世。
  為了照顧好姐弟仨和雙親,李登山是“一抹帶十雜、燒火又引伢”,連打零工的機會都不得不放棄。儘管為妻子治病花光了所有積蓄,他仍向親戚借了1000多元錢帶進進來武漢看病。面對高昂的治療費,他實在想不出更好的辦法。
  親戚們聽到這裡都傷心落淚。族人李洪波證實,曾有一位在武漢的遠房親戚幫著出主意,讓李登山把進進送到武漢的福利院,說那裡管吃管住、有空調,每年檢查身體,有保姆有教員,還能請醫生治好進進的腿。
  李登山思前想後,意識到他雖然能夠勉強讓進進吃飽穿暖,但會害他終生:“我沒有五千塊錢給你醫好腿,你的婚姻不可能解決,你的工作只能是臉朝黃土背朝天。把你送去(福利院)恰恰相反,壞(事)能變好。直到現在我真不知將來你會怎樣看我,也許你會恨我,也許你會愛我。”
  1993年12月18日,李登山帶著不滿5歲的李進再次前往湖北省中醫院附屬醫院看病,結果仍無好轉,他終於決心博一把。在武漢市兒童福利院門口,他來迴轉了半天。下午4點,他哄進進說送他進去讀書,再回家把姐姐和弟弟送來,進進一聽說能讀書,非常高興地進去了。
  臨走前,他悄悄地把信塞到進進的綠色絲棉襖里,希望信能被福利院歸檔。他本想留下一點線索,但自認為做了錯事,猶豫再三還是放棄了。
  當天,李登山拜托妻姐王鳳嬌幫忙照顧李英和李爭,晚上他獨自回到家,王鳳嬌就明白了,哭著罵他狠心。李登山連夜寫了一封獨白信,開頭和結尾部分與進進身上的信一樣,只是此時他內心倍加煎熬。“你也許會哭著要爸爸,哭到什麼時候呢?這也許就是我一生中的罪過了。含淚等二十年後你們姐弟再會吧。”
  這封信一直被李登山珍藏著。何進讀到一半就淚流滿面:“我真的不怪你了。”
  21年日思夜想
  父親曾認錯人上前搭訕
  除了那封信,李登山還留著進進僅有的兩張照片。一張是兄弟倆兩歲時,隔壁家為孩子拍照,他們湊進去合影。另一張是進進的單人登記照。
  “剛開始是天天看,越看越難過。過了大半年,稍微緩過勁來,就給照片過塑放在箱子里。”李登山說,進進獨自進門的一剎那,他心想這不是爭爭嘛,就問旁人“進進咧”。兄弟倆相隔兩地21年竟長得分毫不差,連他這個當父親的都感覺詫異。
  李登山記得有一年兒童節大姐在電視上看到過進進,得知他的右腿已經治好,非常欣慰。後來他也來武漢找過幾次,卻被保安攔在門外,加上當時經濟仍然很困難——李英讀到小學五年級就輟學了,李爭也只讀到初中,為了全家人考慮,他只能放棄尋找,內心卻從未斷過念想。
  前年,李登山來武漢看望打工的李爭,在路上碰到一個男伢,長得蠻像李爭,他遲疑片刻上前搭訕,一問對方是紅安人,才曉得認錯人了。後來再看到形似李爭的小伙子,不善言辭的他就不敢貿然搭訕了。
  本月25日,李登山還在仙桃一個工地上班,聽李爭說在武漢晚報上看到“李進”了,他連忙到處買報紙。此後兩天內,全國各地的親戚都接到李爭傳來的喜訊,紛紛打電話恭喜李登山,但不約而同地反對他來武漢認親。
  “堂兄的身體不好,前年才做了心臟搭橋手術,怕他一時高興過頭受不了。”李登山的堂弟李敦文27日一早帶領李家上十人驅車從漢川來武漢,先行與何進見了面,李登山則打的趕回家迎接兒子。
  父子同席相互夾菜
  兄弟共榻聊到睡著
  昨天中午,李登山正式邀請親朋好友一道慶祝何進歸家。席間,父子倆坐在一起,還不時地相互夾菜。“進進小時候不挑食,他媽媽在世時每天喂他一個雞蛋吃,所以體質不錯。”李登山一講起何進就打開了話匣子。
  何進說,他前天剛回村裡,一切都是陌生的,沒有半點記憶,尤其是沒想到自己有這麼多親戚。
  大家則對這個操著一口武漢話的親人非常熱情,講起許多他不認識的人或不知道的事情,何進都會停下筷子仔細聽。
  李爭說,前天夜裡爸爸特意安排兄弟倆睡在自己的大房間里,他們同蓋一床被子頭挨著頭,這種感覺太奇妙了。他們聊了很多家裡的事情,何進還主動問起爸爸的身體,兩人一直聊到睡著。
  李家現在住的兩層樓房是10年前蓋的,親戚們大幫小湊,主要靠李英和李爭打工賺錢。李登山也自給自足,除了吃飯、吃藥,每年還能餘下一萬塊錢。他笑言,他馬年開頭就了了一樁心愿,接下來要努力幫兩個兒子娶上媳婦。何進也表示開年後會繼續乾好本職工作,暫時不會離開福利院,不排除將來嘗試創業。  (原標題:珍藏21年的獨白信揭開如山父愛)
創作者介紹

affairs

rfeiqkrw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